三五养猪网:主要涉及养猪技术、猪病防治、生猪价格、猪肉价格、饲料行情、水产行情、粮油价格等综合养猪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养猪技术 > 饲养管理 > 郭秀山的“自然养猪法”:用技术为养殖行业赋能

郭秀山的“自然养猪法”:用技术为养殖行业赋能

所属栏目:饲养管理 文章来源:三五养猪网 发布时间:2020-09-04 07:01:06 字号切换:T|T
2006年,一项名为“自然养猪法”的养猪技术从韩国传入中国。彼时,国内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猪都随着现代化建设“搬进”水泥地面的猪圈。郭秀山第一次听到“自然养猪法”这个概念。身为一位技术人员,他对新的技术充满好奇,在2007年前往吉林学习,自此走上技术推广的大起大落之路:“这是一次革命。”   发酵床技术:解决环保痛点   80年代,中国从美国引入了规模化养殖的技术,解决了“肉不够吃”的问题,但量的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   为了达到最大化利润,规模化养殖场开始发展,在更小的空间里养殖更多更重的猪。大量污水经由养殖场的化粪池排入周边环境,造成严重的污染,国家不得不重新修订养殖业的污染排放条例,重新规定养殖业的环境门槛。   在规模化养殖的经济模式中,人、猪和环境很容易出现问题。不过,这些问题都被一个个单一解决。猪多了,饲料不够?那就从临近的县城或其他国家运输进来。猪多了,排泄物也多了,怎么办?用水把粪尿冲到周边环境里。环境污染怎么办?再建一个污水池或用沼气处理。养殖太密集,免疫力下降,疾病增加?那就用药物治疗……在用单一的技术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人、动物、环境间的密切关系没有被认识到。在健康的生态环境中,各种生物互相制约与平衡。一个物种的排泄会成为另一个物种的粮食,不存在“污染”。而现在,只能让十头猪健康生长的土地,却养上了几十头甚至上百头猪,势必给环境造成巨大的负荷。不仅如此,即使是在这种单一的解决路径中,也存在各种各样的挑战,比如说干湿分离的成本高、沼气处理的技术问题等。郭秀山正在为环保法头疼之际,自然养猪法(即后文“发酵床技术”)为他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解决方案。   “在所有治理养殖污染的技术中,我觉得任何一项都没有这项技术这么深刻,解决了根源的问题。”   自然养猪法打破了传统的水泥地面养殖方式。它将水泥地面破坏,挖出一个池子,用层层垫料填满,并在其中接种上微生物,以好氧发酵的方式分解粪尿中的有机物质,避免了臭味与污染的排放。   对猪而言,这也是一种非常友好的方式。在冬天,猪直接躺上冰冷的水泥地很容易着凉腹泻。而发酵床的垫料不但能保温,微生物分解粪尿时还会产生热量,像电热毯一样给猪取暖。猪喜欢用鼻子来寻找食物,为即将出生的小猪絮窝,这些垫料恰恰让她能够表达此行为。   压力大、免疫力低的猪更容易感染疾病,垫料床为猪提供了舒适的生长环境,在预防生理疾病的同时,自然行为的表达降低了焦虑,减少了攻击等不正常行为。   对人而言,健康的猪意味着更安全的食物。此外,由于垫料中微生物消纳粪尿的能力有限,无形中控制了养殖密度,也预防了许多规模化养殖面临的传染疾病风险。   简而言之,发酵床模拟了自然环境,轻松解决了从环境到人的各种问题。   理想的运营模式:解决小农户的困境   从我国的国情出发,发酵床也不失为一种经济的解决方式。   我国的生猪养殖业中,小农户撑起了半壁江山,但他们多数因为体量小,在资金、技术和管理上都有一定的短板,难以达到粪污排放的要求,面临禁养限养的困境。   国家环保政策大刀一挥就能解决问题吗?郭秀山认为不然。我国每年7亿头生猪的供给量很大程度上还需要靠农户的产能,也就是说,政策的一刀切在现实中无法得到实现。   掰开揉碎了说,国家推行限养禁养政策的初衷,无非是因为小农户难以管理和监督。郭秀山认为“公司加农户”的模式能够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   在“公司加农户”的模式中,大规模的养殖企业与农户签订合同,让农户代为养殖,而后以合同上约定好的价格回购农户养殖的动物。在这个过程中,出于对品质把控的需求,公司一般会为农户提供技术指导、提供统一的饲料、提供兽药疫苗以及相应设备(在发酵床的应用中也包括垫料)。对公司而言,它只不过是将“养殖”这个环节的人力外包,节省场地的租金成本。这样做的优势是,公司能够负担农户无法负担的基础设施投入,让农户越过环保门槛,守住农民致富的一个重要途径。   与建立统一的污水处理设施相比,发酵床无疑是更为普适的方式。“现在国家说农户养殖污染怎么样,我们要消灭农户养殖,我觉得它(禁养)不是必然的。”   诚然,无论是农户还是规模化养殖场,将棚子或水泥地面改造成发酵床都需要一定的投资。农户的猪棚普遍很潮湿且不通风;而大规模养殖场虽然设施先进,但需要重新改造,有时比新建一个猪场的成本都高。但相比于问题出现后再进行末端治理,发酵床技术是更为经济的选择。国内另一家大规模的生猪养殖企业在改造某个猪场的污水处理系统时投入了几千万元,改造为发酵床则远远不需要这么多。事实上,对于养殖行业而言,发酵床技术带来的“收益”不仅仅是达到合规要求、减少末端治理的成本或行政处罚的风险,它更为深刻的价值在于抵御长期风险的能力——那些因忽视环境利益而为人类带来的风险。   大起大落的技术推广   在看到发酵床技术的优势之后,郭秀山成为坚定的推广者。“我对这项技术有很深的情结,它不光是改善了环境,也在动物福利方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从吉林回来之后,郭秀山在任教和任职的北京大兴区推广发酵床技术。当时大兴区的农业部门、动物监督管理局对这项技术都非常支持,将其认定为环保的粪污治理措施之一,每年有五百多万的资金投入到技术推广上,凡是采取这项技术的都能够得到一部分的奖励资金。   07年时,在政府的推动和行业热潮下,发酵床技术曾经红遍大江南北,但到现在为止,十多年过去,并未得到预期中的推广。   原因之一在于技术实践过程的不到位。一些厂商向养殖场售卖菌种推销技术,而养猪场的老板往往是资本投资者,没有管理意识,技术上遇到问题也不会从技术层面研究来寻找解决方案。   举例而言,猪有定点排泄的习惯,而且是“一群猪都盯着一个地方拉”,如果不去管它、粪尿分不到位,过不了几天就会非常脏臭,因此需要对发酵床进行定期的管理和清洁。“我们这种生态环保养殖技术在管理上也是有一定要求的,所以说老板不愿意弄东西(不愿意投入),一看结果不行,他就说这个技术不行,全国就大起大落了。”   郭秀山在学校不断地对技术进行改良,钻研技术上可能存在的不足。比如说,翻刨垫料时的人力对规模化养殖场而言是不小的挑战,郭秀山及其团队研发出了相应的机械,确保技术上没有纰漏。“当然有一些场还是用的人力翻刨,但这个是成本上的问题,和技术本身没有关系。”   除了技术本身的可行性、养殖企业的管理运营外,政府的长期支持也不可或缺。   在大兴区推广时,由于育肥猪的比例最大,一些养殖场只投入了育肥猪圈舍的改造,而忽略了母猪。“(政府的人)一看说,怎么采取了这项技术还有排放?不是说零排放吗?”尽管整体而言,猪场粪污的排放量少了很多,但由于这一小部分养殖场未达标,政府最终还是没有完全认可。   政府并非完全不关注这项技术。农业部下的全国畜牧技术推广总站推广的生物技术中有一项“异位发酵床技术”。自然养猪法中的发酵床技术是将猪圈直接在原地改造为发酵床,异位发酵床则是在养殖场中单独盖一个发酵床的车间,专门清理粪污。郭秀山认为,这并不是能够从源头解决问题的方法,将粪污拉到异位发酵床处理仍然需要处理污水,“不直接、不彻底”。并且它完全忽略了原技术中对动物自然习性的考量,“走偏了。福建省农科院的一个搞这项技术非常资深的一个专家,刘院长,他说过这个技术是从‘原位发酵床技术’发展来的。它最终还是会回归到原路上。”   过去政府认为农多多的养殖场太小,说明不了问题,今年农多多建设了一个拥有2500头母猪的规模化养殖场,作为示范点——2500头母猪意味着一年5万头左右的生猪出栏数量,在国内属于中等偏上的规模。尽管近几年由于国家的问责制度愈发严格,政府在采用新的技术时愈发谨慎,不轻易打破传统养殖规范,郭秀山仍然抱有希望:“我对这个技术比较懂,也比较热爱,我这一生就是搞技术的。我已经退休了,在退休之余非常关注这些东西,我希望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企业家,我们的养殖行业的这些老板和技术人员能充分地认识到这个技术,好好了解它,不要轻易地否定它,对不对?”   阳春白雪?动物福利将是未来趋势   以环保为起点,郭秀山在研究自然养猪法的过程中,发现它和动物福利的理念及标准不谋而合——让动物拥有一个自在舒适的空间、依照他们的天性和特征饲养、免于疾病和应激,这不论从个体健康还是动物行为学的角度看,都满足了动物的基本需求——这也让他逐渐看到动物福利的价值。   2017年开始,河南农多多公司成立,专门研究与推广动物福利养殖技术;2018年,农多多获得世界农场动物福利协会(CIWF)颁发的福利养殖五星级金奖。   农场中猪的一生分为配种、妊娠哺乳、生长、育肥几个阶段,除了育肥猪(即出栏的生猪)之外,母猪的生存处境也非常值得关注。   现代化的养殖模式中,许多母猪一生都生活在限位栏里。限位栏分为两种:第一种是妊娠限位栏,妊娠期间为了防止母猪之间的争食打斗通常使用限位栏的形式,持续近3个月的时间;第二种是产床限位栏,限制哺乳母猪从临产到断奶期间的活动,约30天左右。   农多多对妊娠阶段的母猪已改为采用半限位栏群养的形式,而产床则仍然采取限位栏,这是为了防止母猪倒下哺乳的时候压死身下的小猪。但对母猪而言,这样的生活是非常不人道的。   “一个月期间内她不能动,她调不过头来,只能前边冲着前边,后边冲着后边,然后稍微有一点活动的余地,左右几乎是不能保证。”   去年获得奖项时(2019年颁布2018年奖项),农多多的母猪产房还没有完全达到动物福利要求。“过去没有接触到动物福利(这个概念)的时候,限位产房我们都没有考虑到改善,因为觉得是很合理的。但是自从接触了动物福利这个理念以后,我们就认为在动物福利里面提出这个问题(指改善限位产房)是非常好的。它解决了动物的一些束缚,这一点恰恰是给动物的生长提供了一个非常自由、非常自在的空间。从食品安全的角度也有好处。”   因此,农多多承诺在一年内将母猪限位栏改进为“半开放的”活动式限位栏(目前该项技术还在摸索与改良中),也就是说左右的栏杆其中有一个是活动的,在小猪逐渐长大、能够灵活地活动的过程中,栏杆逐渐打开,增加母猪活动的余地。   2019年,农多多获得四星级福利养殖金猪奖(2020年颁布),因其“采用改善养殖环境与提供动物福利有机融合的发酵床生态养殖系统,除哺乳期之外,所有的猪都不用限位栏,并且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和富集化可翻弄垫料,所有的仔猪不断尾,不剪牙,承诺今年内为临产母猪铺设垫料”。   当被问及全国范围内推广福利养殖的前景时,郭秀山认为目前来说,福利养殖出来的猪尚属于高质量的高端产品,仅适合特定消费人群:“它毕竟是阳春白雪,不是一个下里巴人。如果人的生活水平提高,对于福利养殖产品的追求随后也会增加。”   而另一方面,郭秀山对动物福利有独到的认识。他认为养殖农场动物是出于人类对肉蛋奶的需要,并非是为了保护动物本身,但是——“我们生活在地球上, 动物、植物是伴随我们一起生存的东西。是我们的一个伙伴。如果这些生命都没有了,单独有人类的生命有什么意思呢?   这次新冠疫情给我们人类造成束手无策的感觉。我们过去讲抵抗力、耐药性,药物出来了,一开始好使,越来越不好使。人越来越增加剂量,又研究新的药物,那最后要没有药物可治了呢?新出现的病毒人类没有办法,就是因为没有考虑大的全局管理,包括现在的新冠病毒找不到规律,又发生变异了,要和人类长期共存,你说这不就是人类跟环境之间的(互相制衡)。所以说动物福利我觉得是非常有前景、非常超前的一种理念。”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农多多不断研究动物的行为和生物学特点,改造农场的环境条件以适应动物的生物特点,让动物健康地成长,最终也为人类提供更加卫生、健康的食品。   除了郭秀山之外,公司的几位领导层并非出身养殖业,他们对社会抱有责任感,希望做一些事情。无论是做基地、做示范,还是做研究,都需要相当大的投入。而这件事情的难得之处在于,这群积极的投资者在短期内很难看到直接的回报,而它实际上确是一个“给整个行业赋能的过程”。